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沈念篇——念念不忘7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目录

沈念篇——念念不忘7

    沈念对周航十分无语,话说,有一天,沈念从外面回来,真看见一帮装修队,风生水起的在凿他们家的房子。

    电钻声电锤声此起彼伏。

    她刚开始还以为是走错了家门,可是放眼望去,方圆三里地,就再没别的人家了。

    于是沈念捂着耳朵,踩着满地的狼藉,看着她家的进口红松木地板,比水泥块硌得大有成为蜂窝煤的趋势,沈念就觉得肝儿疼。

    话说,她有的时候虽然也有烧钱的习惯,可是像这样几十万的好无厘头的烧法,她还是不敢尝试的。

    可是,虽然说她不敢尝试,但是某个人就以这种无厘头的烧钱方式为己任,比方说,她表弟顾北辰,亦或是她的冤家老公,周航之流……

    想到此,沈念不禁大怒,从a念到z,再从z背到a,可心里的那把火仍是无法熄灭,于是暴喝一声。"都给我停下。"

    沈念的这一声吼果然有效,这个世界,顿时清净了好多。

    沈念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尽量做到自然微笑,她说:"请大家等一下。",说完,她火速掏出手机,拨通了周航秘书室的电话。

    "给我转告周航,三十分钟之内让他马上回家,否则后果自负。"沈念的声音周航的秘书并不熟,但是沈念的口气却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所有给他们老板打电话的女人,那态度都是清一色的,如春风般的和煦。

    就只有他们的正牌夫人,要么如秋天般萧瑟,要么就如同寒冬般凛冽。

    "夫人请您稍等,我现在就去通知周先生。"

    "嗯。"沈念'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周航很守时,半个小时后,如约的出现在沈念的面前。

    他笑的很坦然,可是,沈念却很炸毛,站在二百多平米的大厅里,单手掐腰指着满地的狼籍。"你丫的,这是出的什么幺蛾子,你看看这屋子,这还能住人么,您老是不是想别出心裁,返人归猿,想想体会一下周口店山顶洞的生活啊!啊!啊!啊!啊!"

    周航顿时有点无语,所谓的。返人归猿,体验生活,他真是没这爱好体验这种非人的生活。

    "绝对没这意思。"周航连忙摆手解释。"我是见宝宝和亭阳总是和你睡也不是个事,就想着该给他们单立一间房了,正好,我们公司的装修工程就是这个工程队做的,我看着不错就叫他们来家里给设计一下。"

    沈念顿时觉得脑仁疼,手指着地面,说:"那今天我们住哪里住?"

    "西山别墅。"周航很麻利的回答。

    "你早有预谋吧。"沈念声音一转,看着周航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这几天周航就像是一只生活在春天里的猫,无处不发×啊。

    要是俩儿子走了,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不用了。"沈念一摆手,"我今天领着宝宝去老宅住,什么时候装修好了我什么时候再回来。"

    "你没必要去老宅。"周航说的很果断,"你的东西我已经搬到西山别墅去了,阳亭和宝宝也都在那里。"

    "那麻烦你把我的东西搬回来,然后把宝宝送回来,姥爷这两天特别想宝宝,而且卢瀼现在的状况也不错,我希望她能和宝宝多接触接触,以后相处起来会自然一些。"

    沈念看着周航,说出的话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周航想拒绝也很难找出理由。

    "那我就先去老宅了,你尽快把孩子给我送过来。"沈念走出门时,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掠过周航的脸,那表情是相当的淡定。

    沈念有点纠结,虽然,她理智是不想被圈叉掉的,可是有的时候潜意识里还是会很yy的想要周航坚持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沈念发现人们潜意识里反发暴露出来的人性的丑恶面是如此的真实啊!

    沈念掩面。

    话说,这一天对沈念来说注定是个凄惨而又梦幻的一天。

    在去老宅的必经之路上,沈念突然感到口渴,下了车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一支香草味的冰激凌,坐在树下的长椅上,吃得极专心。

    沈念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环境适当,食物符合她的胃口,那么她在吃东西的时候就会达到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

    所以,当有人坐到她的身边,并相当友善的向她递来一张心相印牌面巾纸时,她表现得反应并非是抬头看一眼那个人,而是,微微侧过身将眼前的一切,系统化的无视掉……

    "你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一吃起东西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男人的声音,声线偏低但很清澈动听,微含着笑意,那语气是一贯的宠溺。

    沈念抬起头,一张俊秀的脸印在她的眼里,在脑海里反复,沈念的眼神也在层次的渐变,先是微微的惊讶,再是徐缓的迟疑,最后全面的爆发的惊喜。

    犹如一朵花开的过程。

    "呀!闻礼,你怎么回来了?!"沈念抓着闻礼的衣袖,说话时的口气里满是香草的清香。

    "照你这么说我就不能回来了?"闻礼用手中的面巾纸很自然的去替沈念擦拭嘴角的冰激凌。

    "我听说你孩子都不小了,怎么一点也没见你长进,还是这幅脱线君的样子。"闻礼说的很是无奈。

    沈念结过纸,自己胡乱的擦了两下,反驳道。"我哪里脱线了,我这是专心致志你懂么,专心致志。"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怔了一下,对视了好几秒,最后都'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沈念微扬起头,笑得有几分怅然。"唉,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

    "是啊,是过得挺快的。"闻礼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为人母为人妻的女人一丝一扣的和记忆里那个总是喜欢缠着他的小女孩重叠。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玩。"话一出口,沈念发现这回被本山大叔附体的是她自己了,她现在很有种涛声依旧的感觉。

    "是啊,你还特愿意和我说周航的事儿,唉……"闻礼的表情很悲催,接着,很是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想当年啊,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我来着,可是后来,你个小丫头竟然跟我说你对周家那个小子一见钟情了。"

    "唉……"闻礼又叹了口气,笑得不是一般的苦涩。"我那时候的心情啊,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所以你一念之间,承受不住失恋的打击就出国了?!"沈念接着说。

    "是啊。"闻礼很诚实的点了下头。

    "哈哈哈哈。"闻礼的话音未落,沈念就大笑了起来。"你别说的跟真事一样好不好,你那个时候,喜欢你的女生还有你交往过的女朋友加起来都有一个加强连那么多了。"

    "我可不敢喜欢你,本来咱俩绯闻就多,我要是真表现出点什么,喜欢你的那帮小丫头还不得把我挠成土豆丝儿。"

    闻礼浅笑不语,他看着沈念,不自觉地就伸出了手覆在她的头上。"我发现,你最大的本领就是自欺欺人了,假装不知道我喜欢你,假装着我们是普通的朋友,然后再假装着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国。"

    "你……你在说什么啊,稀奇古怪的。"沈念真是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她与闻礼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弄出这么一段狗血的对白。

    "你看。"闻礼笑着说:"又在装傻,沈念,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喜欢你么。"

    "知道了。"沈念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闻礼,面容一整。"可是那又怎么样,我现在是周航的老婆,我是两个孩子的妈,我很幸福,我嫁给了我心里那个深爱的人,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圆满。"

    "是啊。"闻礼笑了笑。"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一个家,一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丈夫,还有为数至少一个的孩子,这是你对幸福的定义,你老早就同我说过了。"

    "可是我想要知道的是……"闻礼深吸了一口气。"那么,如果没有周航的话,你会爱上我么。"

    "没有如果。"沈念回答得很果断。

    "哼。"闻礼笑得很无奈。"也对,的确是没有如果,要是真有的话我就宁愿没有遇见你……"

    "闻礼……"沈念看着他,除了清瘦了一些之外,仍旧是那张颠倒众生的俊美脸庞,眼神温柔得可以将人溺毙,可是沈念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毕竟,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面,根本连寒暄都没有,就这么直奔主题,对此,沈念表示纠结,无限纠结。

    "我没事,你不要多想,就是今天看见你,感觉这么多年积压的怨气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所以就想一股脑的都说出来。"

    沈念长出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命不久矣在这里跟我做最后的遗言呢。"

    "想什么呢。"闻礼又想去揉沈念的头发,可是手还在半路中,就见另一只手已经先自己一步,将沈念拽了起来。

    "怎么约了朋友也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我就不带着孩子来了。"

    沈念被人猛地提了起来,被吓了一跳,歪头一看,又被吓了一跳,话说,他老公周航,还有她家儿子沈宝宝就站在身旁。

    沈宝宝用手捂着脸,嘴里碎碎的念。"春风吹战鼓擂,沈念同志要挨捶,哦,买糕的……"

    沈念觉得异常黑线,话说,这是谁教出来这么个坑爹的娃啊……

    闻礼笑得很欢快,周航笑得很阴险,而沈念……她实在是笑不出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