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沈念篇——念念不忘10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目录

沈念篇——念念不忘10

    早晨起来,沈念悲愤的咬着被角,怒视周航。"周航你太坏了,你实在是太坏了。"

    周航照着镜子打领结,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他说:"同一个问题的答案没必要重复两遍,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讲求效率,这样才符合节力原则。"

    "既然你觉得应该符合竭力原则,那你丫的连儿子都和我我生了,干嘛还要……"沈念一想到那两个就有点犯卡,寻思个来回,终于想到一个比较古典正式的词。"干嘛还要和我反复敦伦。"

    "这是人性,也是天性,更是促进和谐的方法,所谓量堆积转而形成质的变化,我这么做是在改善咱俩的关系,让咱们的家庭更和谐。"

    周航说的一派庄重。可是沈念却觉得它是以神圣之名行龌龊之事,可她偏还找不到反驳他的话。

    于是,沈年只能继续咬被角。

    悲愤ing……

    自那天以后,又过了若干天,沈念终于与在周航反复的'量变'中一跃升华到了'质变',所谓的和谐生活,终于在某些方面实现了。

    对此周航很满意,某天晚上,某人在被吃干抹净之后,用残余的一口气,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我这班都已经缺岗很久了。"

    吃饱喝足的某人,笑得很和煦,怜惜的抚着她的脸,笑说:"看来为辅的还不够卖力啊,这种时候,娘子竟然还关心公事案牍,嗯……"

    最后的一哼,周航'哼'的很有水平,既道出了不满,又侧面的暗示出接下来沈念所面对的一定会是一个更强悍的自己。

    沈念被周航的这一哼,彻底'哼'出了元气,连忙瞪大了眼睛,摆手说:"你很好了,真的,我就是思维处于游离状态,所以我说什么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真的,你的实力很有保证。"

    为了使自己的话更可信,沈念还竖起了大拇哥。

    周航被沈念这幅样子逗笑了。"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呵呵。"沈念笑,话说,这个世界应该不会有不怕色狼的美女吧,转而沈念便开始惆怅的想,自己便是那倾国倾城的美女,而周航就是那作恶多端的色狼……

    思绪渐渐回笼,沈念突然断章取义的,听见周航在说:"其实你那个工作就是个三无职业,无前途无发展无收入,这样也好,他们把你辞了,你就正好在家,安心的照顾那两个调皮蛋,你觉得怎么样?呦,怎么了,高兴傻了。"

    这时的周航,颇有自说自话的嫌疑,话说,人一旦陷入了自说自话的窘境就往往会沪市周遭的一些环境,比方说,他之前以为的沈念是在听完了他的话是高兴傻了。

    实则啊,不然,人家沈念的眼神里明晃晃的表明了,人家是气懵了呢……

    "周航,你说什么,我被辞退了?!啊!啊!啊!这都怪你,就怪你不让我上班,这回好了,我失业了。"沈念从怔愣中回过神了突然变身女王攻,翻身上周航。

    她杏目圆睁,眼神灼灼,眼里闪着名为怒火的光芒,黑色的瞳仁里倒映着周航的面庞,仿佛要在她眼中燃尽。

    这一幕,在若干年之后沈念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话说,那是她在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成功反攻,以绝对的胜利完成了女上男下这一伟大任务。

    不过当然,女上男下只是昙花一现,男上女下才是万古不变,就在沈念怒火正炙的时候周航突然反扑。

    就这样,沈念再一次……被扑倒了……毫无疑问的,他们夫妻二人又累积了一次'量'。

    回到原来的住处是在两个月后,沈念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子,突然就有点人是物非的感慨,看着周航满意的眼光,沈念戳了戳他的胸膛。

    "干什么。"

    "就那么高兴。"

    周航笑着说:"旧貌换新颜,你不高兴?"

    沈念所谓非所答,一脸的心有戚戚焉。"那要是那天你厌倦我了,换个新老婆的时候,是不是也跟现在换新房子一样高兴。"

    "不会。"周航搂过她,将她的轻柔的拢向自己的胸膛,语色深柔的说:"直到这颗心停止跳动,我都不会对你失去兴趣。"

    "兴趣?"沈念挑眉,将之前的半句果断忽略然后抓住他的语病,开始发难,抬起头看着周航。"原来,你对我的就只是兴趣,嗯?"

    "你还真是会借题发挥。"周航显的颇有些无奈。

    "我对你的不仅是兴趣,那么,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那,除了兴趣,还有什么。"好不容易占了上风,沈念实在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难得的沈念都有点想要泪奔了。

    本来以为沈念是想看看周航纠结和羞射的小样儿,可是她忘了,她眼前的周大爷是位在浓艳场中试来纷纭境上斟过的人,就她认为的这点小尴尬,人家周大爷都不觉得尴尬的。

    周航悠然的看了沈念一眼,又把她搂回了怀里,云淡风轻地说:"自然是不但是兴趣的,我对你,还有爱,你是我老婆啊。"

    一个很珍重的字,夹杂在很多的无关痛痒的形容词或是名词里面,可是它依旧璀璨夺目,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主角的光环。

    这是周航第一次对她说到'爱'这个字,沈念有些发怔,两三分钟之后,沈念抬起头,看着周航,泪眼蒙蒙的,气氛顿时煽情了起来,可是她一开口,说的话却……

    她说:"周航,你好肉麻。"

    周航却对这个雷人的翻转不为所动,继续煽情,他说:"老婆,对不起,为夫,肉麻的太迟了。"

    这时,这对肉麻的父母没有发现,他们的儿子们,就躲在新塑的罗马柱后面头看着他们。

    沈宝宝。"哥,爸爸在和妈妈说什么呢,妈妈都快哭了,可好像是又想笑。"

    周阳亭皱眉,做沉思状。"也许是,爸爸不让妈妈出去,可是妈妈却可以不再工作上班,每天早起了,所以,妈妈是有喜有悲吧。"

    沈宝宝认同的点点头,深沉的说:"有道理。"

    周阳亭又说,"你看妈妈这回一定是很听话,爸爸都亲她了……唔……以兹鼓励。"

    沈宝宝抚下巴,皱着眉头颇为不解。"为什么大人之间都喜欢互相吃嘴巴呢,上次我看见大舅也是这样很喜欢吃舅妈妈的嘴巴。"

    沈宝宝突然眼睛一亮,看着自己的大哥,笑眯眯,说:"哥哥,你能不能把你的嘴巴借我尝一下。"说着,沈宝宝那犹如猪肉脯的小身板就扑向了周阳亭那清瘦的身形。

    沈念和周航还没有亲上,就听见两个小家伙嘀嘀咕咕,正听见沈宝宝要尝周阳亭的嘴巴是时,沈念和周航都不淡定了。

    周航几步就跃到沈宝宝的身后,一把抓住了沈宝宝的后衣襟,一提一扯就抱在了怀里。

    此时的周阳亭山惊魂未定,小手摸了摸嘴唇,为自己险些夭折初吻感到庆幸。

    看着沈宝宝那一脸惋惜的表情,还有他看着周阳亭好似看着巧克力的眼神,沈念很是无语,扶额。"沈宝宝……"

    "卟啾。"沈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这诡异而暧昧的声音打断。

    万年微笑的周航此刻也呆住了,话说,我的周大爷人生中的第一个同性质问就这样报销给他的儿子,沈宝宝的嘴里了。

    沈宝宝亲吻,皱着小眉头,无限惆怅的望了望天花板,说:"这也不好吃啊……"

    沈念看着周航僵硬的脸,强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肩,周航木讷的转过头看着沈念。

    "那个,咳……"沈念清了清嗓子,说:"你就权当是替你儿子挡灾了,其实,周航你不知道,现在的耽美很流行的,尤其是父子之爱。"

    周航的脸越来越黑,沈念被迫在周航的低气压下闭嘴,因为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越描越黑的本领是爱是太强了。

    至于,安慰人,这是个技术活,表示,她沈大小姐实在不精通此道。

    既然老公安慰不了,那就转战教导儿子吧。

    沈念打定主意,于是拉起了沈宝宝的小手,语重心长地说:"宝儿啊,男人是不能亲男人的。"

    沈宝宝点头,然后说:"嗯,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吃男人的嘴巴了。"

    "呃……"沈念有点无语,话说,这个孩子果然是朵奇葩啊,他究竟是从自己流露出的那些蛛丝马迹里体会到这一点的呢?!

    "不是吃,那是……是吻。"沈念尽量解释。

    沈宝宝依旧很执着的坚持己见。"嗯,我以后再也不吻男人了,男人的嘴巴不好吃……女人的就很好吃。"

    周航。"……"

    听见沈宝宝这样说,沈念突然忘记了教导的责任,转而好学之心猛增,睁着大大杏眼问。"那你吻过哪个女人?"

    "舅妈妈。"沈宝宝声音洪亮的说,但是转而就蔫了,于是又说:"可是舅舅把我给打了,打在屁屁上。"

    "呃……"沈念的目光又暗了下来。

    心说,你占人家老婆的便宜,人家还不锤你?!

    "我说,沈念你平时就是这么教导我儿子的?"周航的声音如淬了寒毒,听在人的耳朵里,可以一直冷到人的心里。

    沈念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不是,我从来没有这么教导过他们,是他们……自悟,自悟的。"

    "是么。"周航放下沈宝宝,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沈念。"照你这么说,咱们的儿子悟性还挺高?"

    沈念笑得很心虚,因为周航这反话说的太明显,就他那语气,完全没有为自己儿子在这方面的高悟性感到欣喜的意思。

    看着沈念要往后退,周航快她一步,揽住了她的腰,将她箍在了怀里,将刚才那个被打断的吻进行到底,不缠绵,却是真实的印在了沈念的唇上。

    沈念瞪着他,说:"你儿子在这方面悟性高绝对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你丫的,来不休。"

    周航又恢复了往常浅笑,"听你的口气似乎是我的品行不端,害了咱们的儿子,你对此很不满?"

    "是的。"

    "那好,为了补偿你,我再让你给我生个女儿,然后你再从新教导,这次我一定品行端正起到表率的作用。"

    看着沈念呆滞的表情,周航笑说:"怎么,又高兴傻了。"

    沈念:"……"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