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沈念篇——念念不忘13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目录

沈念篇——念念不忘13

    沈念醒来的时候,就见周航守在自己的床边,刚开始,沈念还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沈念定睛一看,她这才发现,原来眼前的周航,真得比黄金还真。

    "你……"沈念指着周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周航看着她吃惊摸样,抿唇一笑,似乎很是欣喜看见她这副反应。

    "好久不见啊,周夫人。"周航伸出手去,想要抚摸沈念的脸,结果,却被沈念撇过头躲开了。

    "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来的。"

    "你睡觉的时候,我把你抱过来的。"

    沈念听着听着周航的话不禁一惊,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小腹,看着周航。"你是不是在我吃的食物里面放了我什么东西?周航,你有没有脑子啊,我现在还在妊娠期,又是高龄产妇,乱吃东西是会导致胎儿畸形的。"

    说着,沈念随手捡起一个抱枕就往周航的脑袋上砸去。

    周航也没躲,就由着她又砸又摔,直到抱枕里的鸭绒被沈念砸的满天飞,而沈念也再没有了多于的力气。

    沈念喘着气,双眼冒火的看着周航。"你到底有没有人性,你还有没有半点良心,我肚子里的这块肉就不是你的了?"

    "我没有给你吃什么不好的东西,我就是在你的牛奶里放了点酸枣仁。"周航轻声细语的说。

    "你……"沈念瞪着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放心吧,你和我的小闺女,我哪一个都舍不得伤害,酸枣仁是有助于睡眠的,对你身体很有好处。"周航顺手理了理沈念的头发,状似亲密。

    这一回,沈念没有躲,茶色的灯光下,半明半寐,她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沈念发现,周航真的是瘦了,原本就不丰润的脸颊,现在如刀斧削成一般,高高的眉骨显得眼睛更加的深邃璀璨。

    沈念不得不承认,周航的确是个好看的男人,他的好看,不同于顾北辰的绝美,也不同于闻礼的儒雅,周航的好看就是一种男人的硬朗和俊秀。

    标致的五官蕴含着一种英气,即使再憔悴,也不会显出软弱来。

    沈念看着周航平静的眉眼,一副你强由你强清风扶山岗,你横由你横明月照大江的洒脱超然的架势。

    沈念这么一看,人家都这么高姿态了,自己也就不能太低格调了。

    于是平复了一下心境,面上再端出一副'有话咱们好好说的'表情。

    其实,沈念这么做是有原因的,话说,吵架这种事,跟打架还不同,打架一个人动手一个不还手,最起码,动手的那个人还可以打个痛快。

    而吵架这种事,就像是生孩子,或者是谈恋爱,光一个使劲是不行的,这是需要互动的,不过当然,前提是以上事件,都是针对雌雄异体的物种来说的。

    咳,扯远了,咱们再说吵架,这种事经过沈念多年的经验来讲,一个人是吵不起来的,就像之前的自己跟周航,周航那厮,就时常想要通过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已达到跟她吵上一架,从而打开她的心结的目的。

    而每次,当周航一起头,沈念就果断地以冷暴力制止了那厮的下一步形动。

    是以,此时此情此景,周航的一个眼神,沈念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所谓术业有专攻,沈念在这方面,是专家。

    "你现在可以听我说两句了么?"看着沈念一派平和的神情,周航决定此刻开口。

    沈念现实点了点头,但嘴上却说:"那要看你想要说什么,如果是离婚的事宜,我很有兴趣跟你讨论,咱俩促膝长谈直到天明我也无所谓,可如果你想说那天的桃色事件,那么对不起。"

    沈念看了眼,被窗帘遮住的,根本就看不见的夜色,说:"着更深露重,夜黑风高的,我看,还是洗洗睡了吧,我实在是没心情听,真的。"

    沈念未显示自己没有说假话,后两个字咬得极重。

    周航听着沈念的话,感觉胸口的小火苗嗖嗖的往上蹿,好像自己一张嘴,火就能从嗓子眼喷出来一般,可是此刻,他偏还发作不得,简直就要憋出内伤了。

    周航的薄唇抿做一线,双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果可以他真是想照着沈念的屁股好好的打一顿。

    沈念打了个哈欠,斜睨了眼周航,看着他极力克制的样子,心里大爽,可她的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

    "你没什么说得了吧,那就歇了吧,话说,我是真的挺累的。"

    说着,沈念就缩回了被窝里。

    沈念其实并不困,他就是不行看到周航,她本以为,周航会像每次一样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次,她猜错了。

    周航在她的床边绕了好几圈,沈念能清楚的感受到,周航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焦躁的气息,此刻,只要自己给一点火星,他就会马上爆发一般。

    沈念眯了眯眼睛,心里想,算了,还是别去招惹他了,可是,就在沈念打定主意,准备偃旗息鼓的时候。

    沈念突然听见'呼'的一声,接着便感觉身上的被子一轻,睁开眼一看周航正拎着被子往地板上扔。

    "你干什么。"这一刻沈念终于明白,有种人是要干柴遇见烈火才会燃烧起来的,而有另一种人就是白磷,只要温度达到了燃烧条件,他自己就可以完成自燃这项工作。

    毫无疑问的,周航就是白磷类型的人。

    "事到如今,你还问我想干嘛?沈念,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谦也道过了,不是也陪过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这回,周航是真的爆发了。

    沈念将眉心紧锁的地方渐渐舒展开,面上又是一派平和,她说:"说实话,我真不觉得我哪里做的特别过分的,第一,我没有红杏出墙,做出触犯道德底线和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第二,我知法守法是典型的良民,也从来不干买凶劫持,绑票软禁的勾当。"

    "但是,反观您周先生,以上我说的这几点,您似乎都一个不漏的尽数做全了吧?,再有,一个孕妇,身处在妊娠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里,您就这样无视我的生理反应,影响我的睡眠质量,您觉得,您这样做合适么。"

    周航被沈念的话说的哑口无言,胸口上,那簇熊熊燃烧的火焰,就这么因为主人的一口气没吸进来,过度缺氧,而熄灭了。

    周航听了沈念的话,一时间又感觉自己的确是不那么在理了。心烦意乱的扒了扒头发,周航长出了一口气,又开始了习惯性的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情绪化了,你先休息,我们明天再聊。"

    沈念摆了摆手,以显示自己的大度。"嗯,我先休息了,你出去吧。"

    周航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可是没过多久,就只见周航穿着一身睡衣,又回到了房间里。

    沈念拥着被看着周航,问。"你干什么。"

    周航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顺手又关了船头灯,这才回答沈念的问题。"睡觉。"

    "我知道你是睡觉,可是你怎么在这里睡,你自己没所有房间么。"其实,沈念很想提醒他,他们现在是在闹离婚啊闹离婚,怎么还可以睡在一张床上呢?!

    这也太不靠谱了。

    一点闹离婚的气氛也没有。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出去。"周航说的理直气壮。

    "好。"沈念突然大吼了一声。"你不走,我走。"

    可是还没等她跨下床的脚落地,周航的手臂,就先一步的揽住了她的腰,他没有太用力,但是那力道却刚好可以困住沈念。

    毫无悬念的,沈念被周航一包拽进了怀里。

    这回终于轮到沈念炸毛了,"周航,你不是好人,你耍流氓。"

    周航亦如刚开始那般,由着她在自己的怀里耍闹,就是不放开手。

    "对自己老婆那不叫耍流氓,那叫疼爱,乖,你现在情况不允许,我现在还不能疼爱你,再忍忍,过一阶段就好了。"

    沈念更加气了,瞧他这话说得,就好像是自己是个急色鬼,根本就是在这里颠倒黑白嘛,如果不是周航夹着自己的双个腿,那么,此刻的沈念保证,自己的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一定就是他周航最后的一个孩子。

    "要是无耻也有福布斯排行榜的话,那么周航,我敢保证,你丫的一定就是那个独占鳌头,震铄古今,前无古人无来者,当之无愧的世界……啊不!是宇宙第一了。"

    周航经过了这几天的历练,他对于沈念的尖酸刻薄,已经基本免疫了,低头看着被自己禁锢在怀里,因为情绪激动,而使双颊变得颜色绯绯的自家老婆,周航笑得异常欢快。

    他的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直想让沈念一榔头敲露他的脑壳,他说:"谢谢老婆,原来你竟对我寄予如此厚望啊,虽然今年你老公我没有上福布斯,但请你记住,那绝不是因为你老公我没资格,而是咱低调,既然今天你提出来了,那成,明年,明年你老公我一定满足你这个愿望。"

    沈念磨牙,眼风如刀的瞪着周航的胸脯,那个啥,亲们问我为毛沈念不看周航得脸,而去看周航的胸骨?!

    咳……那是因为,周航的下颌抵着沈念的发心,她抬不起头来……

    "离婚,我坚决要跟你离婚,明天一早儿起来我就跟你离,坚决离。"

    "呵呵呵。"三声冷笑,自沈念的头顶传来,紧接着便是周航冰冷的声音。"你说结婚就结婚,你说离婚就离婚,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的?"突然,周航抱着沈念一转,让她覆在自己身上,两张脸不到一寸的距离。

    呼吸缱绻,眉眼相交,周航的眼睫毛有几根沈念几乎都可以数清,可是沈念却只敢看着他的眼睫毛,而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那里面有着冰冷而汹涌的怒意,翻卷的波涛,仿佛使人淹没。

    周航定定的看着沈念,他说:"你给我记清楚,你想要离婚,可以,除非是我周航死,否则,绝无可能,我劝你,别再打什么歪脑筋,安安分分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们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就闻家那小子,还不是我的对手。"

    沈念听见周航提到闻礼,呼吸突然一滞,良久,她才冷笑着开口,说:"书上说的真是不错,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周航你就是一只得志的中山狼,不过可惜,我不是那任人圆扁欺负的贾迎春,我浑身上下就缺乏一种被人恐吓住的基因。"

    周航放在沈念腰间的手突然一紧,沈念也与他贴的更紧了些,周航看着沈念的眼睛,说:"你好啊,不如,咱们就试试看,如何?"

    这一刻,沈念也看着周航的眼睛,她从他目光中,看到了他前所未有的认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