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沈念篇——念念不忘14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 > 老公看过来:豪门童养媳目录

沈念篇——念念不忘14

    "该帮的我都帮了,周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这次,你还敢让沈念伤心,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抢回来,我知道。周先生你很强,可我闻礼也不弱,真要交锋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放心,你不会有机会的,还有……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只是想要她幸福。"

    "我知道。"

    "知道就好。"

    闻礼挂断了电话,周航微笑着不予计较。

    昨晚,自己威胁沈年的话言犹在耳,而如今,他却做了刚好相反的事情,说实话,除掉闻礼的念头他不是没有动过,只是,顾北辰和卢瀼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放着,他周航才不做重蹈覆辙的事。

    把敌人变成盟友,这才是上上之策。

    所以,就在沈念离家出走的当天,周航就和找上了闻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沈念的幸福为中心思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那精神头,就跟舌战群儒的诸葛亮没神马区别。

    最后,周航完胜,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周航和闻礼里应外合,把沈念'偷'了出来。

    这攘完了外,就得安内。

    第二天,周航就请来了卢瀼,周航希望能让沈念能通过卢瀼这一活生生的案例,痛定思痛,打消分裂家庭破坏幸福的打算。

    卢瀼来顾北辰就一定会跟着,套用一句名人名言——这简直是一定的。

    顾北辰看着周航,冷笑。"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怎么样,这回领教了沈念的厉害了吧。"

    "好说,要说到领教,你顾大公子可是我周某人的老师,在下还得求交一二。"

    顾北辰不打算再跟他在争辩,抿唇一笑,收起了刚才的尖酸刻薄,语重心长的说:"这件事你做的确实有点过分,沈念算是好的了,要是换了小瀼,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顾北辰眼神一暗,又说:"谢芳菲的事你该知道吧,直到现在,她还是不肯彻底的原谅我,不过好在,谢芳菲没有出什么事,反而还解开了这么多年的心结。"

    望着满眼的翠绿,顾北辰轻笑了两声。"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十年前,我从不相信自己会爱早上像小瀼那样的一个女人,而三年前,我也从没有想到过谢芳菲和toni竟让还会有那样的一段纠葛。"

    "十年生死两茫茫,我们都是经历过这样生死的人,我不希望你和沈念在经历过一次。"

    周航没有把话接下去,卢瀼和顾北辰的是事情,他很清楚,无需经历,就只是在一旁看着他都觉得惊心动魄,而至于谢芳菲和那位黑帮教父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那样的大悲大壮,前世今生,一番折腾下来,没有红颜白骨已经算是万幸了。

    而这一对,周航不用看,就是想想,他都觉得唏嘘。

    凉风袭过,周航讪讪一笑,说:"就是为了避免你们那样的波澜壮阔,我现在才这样努力地让一切可以孕育出慷慨悲歌的条件,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而且……"周航叹了口气,一副我是被冤枉的无奈表情说:"我是真的没想跟刘恋怎么样,是她强抱住我,我是想要挣脱来着,可就在我挣脱到一半的时候,沈念进来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顾北辰听完了周航的这番话,皮笑肉不笑地说:"活该,谁让你屁股是记录不良,信誉严重有问题,这你能怪谁。"

    周航感觉被一个跟本就没有信誉可言的人质疑自己的信誉,这是他不能够容忍的,于是他凉凉的说了句。"差点把老婆逼死的某人,似乎没什么资格跟我说信誉吧。"

    顾北辰很是受教的点了点头说:"嗯,你说的很对,那既然这样,我就更不能让我那苦命的老婆受累了。"然后冲着卧室的方向扯开嗓门就喊。"小瀼咱们走了,别劝了。"

    周航见他这样正要上前去阻止,可惜,他才迈出了一步,卢瀼就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

    卢瀼微蹙着眉头,目光有些茫然的望着周航和顾北辰所在的方向,沉声说:"你们嚷什么,念念姐好像昨晚没睡好,刚才我和她说话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现在才刚睡着,你们两个吵什么吵。"

    顾北辰见自己老婆出来了连忙走上前,护在怀里,责声说:"你怎么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这么长的路要是摔着了怎么办。"

    顾北辰那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再配上他那修长挺拔的身形,展现在周航眼前的,恍然就是一幕深情男主的戏码啊,但是这个戏码虽然好,可也要看主演的是谁,如果周航不了解顾北辰的为人也就罢了。

    可周航偏偏还是把他顾北辰了解到了骨子里的人,一个如此薄情甚至是绝情的人,配搭上这样一副戏码,说实话,出了诡异两个字,实在是难以用别的词汇来形容了。

    不过卢瀼倒是很适应这样的顾北辰,小鸟依人的往顾北辰的怀里一靠,说:"姐夫在吧。"

    卢瀼所指的姐夫,不言而喻,一定是非周航莫属了,听见卢瀼叫自己周航连忙接话。"我在的,念念都和你说什么了。"

    卢瀼叹了口气,顾北辰连忙就问。"是不是累了,坐一会,一会再说,你不能说太长时间的话,太费神。"

    周航看着在自己眼前,大秀恩爱的某对肉麻夫妻,他真想大吼一声,说'你俩别老是拿肉麻当有趣成么'

    可惜,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实在不敢呈一时的口舌之快。

    卢瀼被顾北辰扶着,坐到了一旁的软椅上。

    "念念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说了半天,她就是死咬住离婚这条儿不松口,我也劝不动她了。"卢瀼的声音很轻,可是每个字里都清楚的透出她的担忧。

    沈念这个人,她了解,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可是心里比谁都有数,轻易也不说什么过头话,可是只要是沈念说出口的,就一定不是义气之举。

    这样的人,通常指的就是那种言必出行必果的人。

    卢瀼以一个过来人的口气说:"念念姐现在正处在非常时期,做事说话,难免有些情绪化,姐夫你尽量顺着她一些,也许……过段时间,等她想通了就好了。"

    其实,卢瀼说的这番话,但凡是不傻的人,都能听得出来,安慰多过事实,可是,周航宁愿相信这就是事实,宁愿相信,沈念念对他说出离婚的那些话,不过是妊娠期的妇女,发泄情绪的气话。

    卢瀼似乎是真的累了,脸色苍白得没有半分血色,声音也是明显的底气不足,别说是爱她如宝的顾北辰,就是周航都有些不忍心了。

    "没什么事了,小瀼你先休息一下,要是不舒服就赶快说,我去请医生。"

    "我没事。"卢瀼笑着说:"姐夫你不用太紧张,我就是昨天和宝宝玩的时间太长了,觉没有睡足,所以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沈宝宝那小子,又皮痒了。"顾北辰说这话时几乎是磨着牙的。

    周航忍不住纠正。"那小子姓顾。"

    顾北辰无视他,继续咬牙切齿的说:"臭小子,成天就知道缠着他妈,在我面前就露出狐狸本性,一到了小瀼面前就马上披上天真的外衣,整个一两面三刀里的表率,皮里阳秋中的楷模,也不知道,这些个城府习气都是和谁学的。"

    临了,顾北辰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周航。

    卢瀼虽然看不见,可是耳朵却很灵光,卢瀼实在不忍心让原本就已经是如干柴烈火的周航再让顾北辰给人家火上浇油了。

    "行了,既然没什么事咱们就回家吧,姐夫还有很多事要忙的,咱们就别给他添乱了。"

    卢瀼的话果然好使,但见,前一秒还横眉冷对的顾北辰,立马就淡若清风,扶起卢瀼笑着说:"累了怎么不早说,咱们回家,不跟他们操这份心。"

    周航有感觉到十分的无语了,并且他现在十分怀疑,站在他眼前的这位顾大公子,很有得妄想症的危险,话说,人家卢瀼神马时候说自己累了?!

    卢瀼和顾北辰走后不久,沈念就醒了,其实,严格的说起来她根本就没怎么睡过,只不过是,她看着卢瀼那张凄白的小脸,实在是不忍心,所以就借了个睡觉的幌子让卢瀼早点离开休息去。

    彼时,周航还在书房里,听佣人说沈念醒了,赶忙过去看。

    沈念面对他时依旧是寒着一张脸,可就是这样的她,看在周航眼里,也总好过以前那个漫不经心的她。

    周航坐到她的床边,笑着问。"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叫人去准备。"

    "不用了。"沈念冷冷的拒绝,然后说:"其实你不用不用这么费心思,招来这么多人,这是你跟我的事情,我不想闹得这么满城风雨的,到最后大家都不得安宁。"

    "我是真的想好好的过下去,沈念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的过下去。"

    沈念记得以前上英语课的时候,老师总是会说,多次的重复表示重要,这句话,周航也不是第一次同自己说这样的话了。

    沈念也相信,周航说的是真的,可是,周航这个人和顾北辰不同,顾北辰虽然阅人无数,可是他的感情是一片空白的,从某些方面来讲,卢瀼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顾北辰的初恋。

    而她与周航却不同,周航尝过情滋味,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感情这种东西,就好比勇气,一鼓作气之后就是再而衰三而竭,之后的每一次,再也不会如第一次的付出,那般纯粹和刻骨铭心。

    所以,当周航说他爱自己的时候,沈念是相信的,但是沈念也知道,周航爱她,却,不够深爱。

    沈念看着周航眼睛,目光清澈如水,她的语气不含任何赌气的成分,亦或是刻意的冷淡,就只是安稳平静的对着周航说:"你希望我幸福么。"

    除了说希望两个字外,周航无言以对,可偏偏他却不敢说出口,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如果他松了口,那么沈念就会离自己而去。

    "如果你真心希望我幸福,那么,你就跟我离婚吧,我的幸福实在太少,再分担不起多余的一个人了,而且,你要的爱太多,我一个人给不起,可你要是从别的女人那里拿,我又看不下去,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吧。"

    这一刻,周航实在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沈念,于是,他只能苦笑。"只要没有我,你就会幸福,我这样说对么。"

    "对。"沈念回答得很痛快,不曾犹豫一分。

    "那好,如果,你觉得没有我你就会幸福,那么,我离开,我给你你想要的幸福。"周航说这番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那是一种濒死者才会感受到的窒息。

    而直到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原来,沈念至于自己,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有她的时候,会觉得稀松平常,不太在意,可当她消失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来,她尤甚于一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